<bdo id="jqoaf"><noscript id="jqoaf"></noscript></bdo>
<acronym id="jqoaf"></acronym>
      <rt id="jqoaf"></rt>

      當前位置:

      下團雙橋寨

      作者:楊光清 編輯:redcloud 2015-12-11 15:04:16
      —分享—

      副標題:(丹口鎮地名故事)

        在丹口鎮下團村河對門,有一個現有20多戶的小自然村落,地名叫做雙橋寨,因為曾經有兩座小木橋連通此寨,故叫雙橋寨。

        最先在此居住的村民都姓藍,他們是從隔壁的太平村楓木陵分支出來,先居下團團頭灣(現丹口中學住址),再從團頭灣又分支遷住雙橋寨的。這里曾有人考過秀才,民國時期還出了個團總,在清朝時期出了個傻將軍,據說,其實他并不傻,只是執著和固執而已。他生得人高馬大,肚大腰圓,熊腰虎背。一餐可吃一斗二千米的飯,力大無窮,一字不識。他早年喪父,母子相依為命。他扛回家的柴火,一把柴就有4-5百斤重,用來捆柴的樹條,都是選山中10來公分的大雜樹,把它擰成樹藤來捆扎。他每天外出做工,母親在家燒茶做飯,生活雖然平淡,但也還很安逸。

        有一天母親在家燒火做飯,其它的零碎柴燒完了,沒有被解爛的燒柴還有幾把,平時都是兒子把柴解爛,母親拿來燒就是。這天兒子不在家,又急著要柴火做中午油茶,六十多歲的老母弱不禁風,沒有力氣解開大樹條捆扎的柴火,只好用柴刀去砍捆柴的藤箍,雖然飛快的柴刀,老人還是砍了十幾下,才將其砍斷。誰知被捆得很緊的柴禾,因突然柴箍斷了,形成一股很大的彈力,再加上10來公分的柴條突然斷開,本身也有很大彈力,兩股彈力合為一起,產生的力量更大,由于老人躲閃不及,被突然斷開的柴條打中頭部,當場斃命。娘舅家人找上門來,一口咬定是兒子嫌其老母吃得做不得,將其打死。又無旁人作證,兒子啞巴吃黃連,有苦講不出也說不清。兒子仔細想來,我是因為力氣大,捆柴的藤條也大,才意外使母親受害,現在我只有做一件事情來證明我的力氣和清白,只見他拿起斧頭,爬上屋側面的寨上包,砍下一棵約20公分大的杉樹,斷枝去尾,將幾百斤重的生杉樹雙手舉過頭頂,從空中拋下,將杉樹的尾尖直插橋頭大丘的田中心。娘舅人見這個外甥這么大的力氣,都嚇得目瞪口呆。幾個為頭的娘舅商量了一下,悄悄地說:他說是柴箍打死的可能是實,平時也沒有聽說這個小子不孝娘,我們如果把他惹毛了,他要做什么不敬的事,我們也下不得臺。結親結義,不要姐死義斷,我們還是不找他的麻煩了。

        有一年,雙橋寨一位姑娘出嫁到羊石石灰寨,由于家母厲害,過去有“磨媳婦”的習俗。不到一年就被折磨死了,整個一團藍家一戶一個,都到石灰寨做娘舅。因為結婚時間短,不到一年,也沒有生下一男半女,娘家人打算情斷義絕,今后不行這門親了。就將藍家姑娘過門后的嫁妝和她應該占有的財產都弄回來。俗話說:“吵架莫在前,吃酒莫在后”,過了半天,傻子才往石灰寨方向走去,沿途只見有人抬著嫁妝,有人提著箱子,有人抬著活豬,有人牽著羊,反正人人手上沒空著。等傻子走到石灰寨只剩下一頭大水牛了,牛是戀主的,陌生人是牽不動的。傻子心想,你們都拿了東西回去,我也不能空手而歸。只見他找來一根干杉樹,將兩頭鋸斷,中間留一丈長做扁擔,并找來兩根大棕繩,一頭挑著大水牛,另一頭在路邊找了塊大石頭,用棕繩捆扎,一擔挑上,往下團方向回家。挑到下團的木坪口,兩條溪水匯合的地方,有架小木橋,由于挑得太重,將木橋踩斷,他索性放下擔子,首先將牛拴住,然后將那塊石頭,架在原小橋的地方。至如今那塊石頭還在原來的地方。因為那塊石頭成“U”型,又很光滑,釘上鐵蹄的馬從那里過,經常打滑,所以人稱“溜馬石”。

        過了幾年之后,碰上朝庭比武選將,傻子力大的消息被朝庭所聞,命他赴京城比武,由于他力大無比,被欽點為武狀元?;实墼O宴招待新科武狀元。宴席上幾番語言對話,皇帝發現,此人不象帶兵之人,倒象種田農民。席間,皇上暗言命手下人進行試探,當其手握九龍杯,飲酒之時,試探者手持鐵炮,突然在他的背后放了一鐵炮。突然受驚,將手中酒杯一握,杯子擠得粉碎?;实墼谂园蛋底⒁曀囊慌e一動。帶兵打仗的人應該處事不驚,此人有勇無謀,不可重用。就取消了其狀元資格,哪里來回哪去。在即將起程前,皇帝仔細問他家在何處。臨行時,皇帝對他說:“你住湖南西南邊陲,屬楚南極邊,山高水冷,土地貧瘠,現我送你一包東西,請在路上不要打開觀看,要到你家門口才能打開”。傻子接過皇帝御賜,即刻啟程,步行往湖南方向。從京城步行到城步,無車無馬,須走三個月。一路上他小心翼翼,好生保管皇帝御賜之物。也應了承諾,從不翻看到底是何珍品。等走到城步清溪,他想此地只隔扶城峒僅三十多里,就好像到了家門口了。按奈不住想翻看一下皇帝的賜品,他找一處人稀少的田中心,坐下來,再從行囊中取出皇帝賜的那包東西,慢慢打開一看,原來是包人的糞便,是皇帝拉的御屎,根本不是金銀寶貝。他就順便丟在清溪田里。一直到現在清溪路邊那片大田垅,不用放肥,收成很好。下團雙橋寨出了個傻將軍故事也代代相傳。

       

        

           投稿郵箱:紅網城步站 chengbutongxun@163.com 群號:361945576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   城步手機報 zgcbnews@163.com       群號:193957770

      作者:楊光清

      編輯:redcloud

      閱讀下一篇

     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城步新聞網首頁
      亚洲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
      <bdo id="jqoaf"><noscript id="jqoaf"></noscript></bdo>
      <acronym id="jqoaf"></acronym>
        <rt id="jqoaf"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