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
  • <source id="692lm"></source>
    1. <rt id="692lm"></rt>

      <u id="692lm"></u>
      <rt id="692lm"></rt>

     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      <tt id="692lm"><address id="692lm"></address></tt>
      1. <b id="692lm"></b>
      2. 當前位置:

        朱總司令在瑤寨苗鄉

        來源:城步融媒體中心 作者:尹建德 編輯:伍玉桃 2021-07-07 15:42:03
        —分享—


        1934年12月初,中央紅軍長征到達了湘桂邊境湖南界下的瑤寨苗鄉。經過湘江戰役,我軍傷病員日益增多,缺醫少藥,又不能及時得到治療,更嚴重的是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的嚴密封鎖,我軍給養得不到補充。在這種極端困難的情況下,廣大指戰員發揚英勇頑強、堅韌不拔的革命精神,堅持戰斗,繼續前進,但也有些體弱的同志,經過幾個晝夜行軍,這時已難以支持,至于傷病員那就更加危急了。

        對于上述情況,朱總司令了如指掌。到了瑤寨苗鄉,他決心首先設法解決糧食供應問題。

        可是,這一帶的瑤、苗同胞由于受了國民黨的反動宣傳,聽說紅軍要來,都紛紛躲到深山里去了。

        紅軍大部隊好象進入“無人之境”,怎么辦呢?朱總司令下了兩道命令:一、全體指戰員必須認真貫徹黨的民族政策,嚴格遵守紅軍紀律,在群眾沒有回村以前,不準進入民房,一律在樹下,坪地或屋檐下露營。二,各部必須積極開展政治宣傳,做好群眾工作,動員瑤、苗兄弟趕快回來。

        紅軍指戰員迅速行動起來,有的在墻壁上,巖石上書寫標語口號,如:“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是工農子弟兵”“瑤苗同胞們,紅軍和你們是一家人!”“瑤、苗同胞們,快起來,配合紅軍打土豪,分田地!”等等。大部分同志則到深山曠野去找老百姓,宣傳黨的政策,紅軍的主張,動員他們回家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,親自帶領兩個警衛員,串了幾個瑤寨苗村,沒有碰到一個人。后來他們爬到一座高山上,在半山腰的密林處,發現一所孤獨的茅屋。近前一看,里面一個白胡子老大爺和一個頭發斑白的老大娘,正蹲在地上洗草藥。朱總司令站在門外打招呼:“老人家,你們好哇!”

        兩位老人慌忙站起來,驚恐地問:“老總,你們…”

        警衛員立即回答:“我們是工農紅軍?!?/p>

        “紅軍?”兩位老人就要往山上跑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親切地喊道:“老人家,不要怕,我們紅軍是打富濟貧、幫助窮人鬧翻身的?!?/p>

        兩位老人懷疑地說:“佛爺,你們打富濟貧?幫助窮人?”

        朱總司令走進茅屋,看到屋里一貧如洗,兩位老人穿著襤褸,就十分親切地說:老大爺,老大娘,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是保護窮人,幫助窮人打天下的,和你們是一家人啊。以后,你們就叫我們同志吧,不要叫老總、佛爺,那是對國民黨軍隊和土匪的稱呼。

        警衛員告訴兩位老人:“這是我們的總司令,朱德同志?!?/p>

        “總司令!”兩老人非常驚異,“總司令這么大的官都沒有一點架子,穿著打扮也和當兵的一樣?!痹倏纯磶讉€警衛員,滿臉笑容,一不打人,二不搶東西,哪像地主豪紳說的紅眼睛綠眉毛的兇神惡煞?!八麄兡媸菐椭F人的軍隊?”兩位老人這樣一想,害怕、緊張的心情漸漸地消除了,忙端來幾個木它它擺在地上說:“同志,坐,坐下吧!”

        警衛員們謝過老人家,走到門外放哨去了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坐在木它上,一邊和老人們一起洗藥,一邊拉拉家常。當問到他們家有幾口人時,老大爺傷心地說?!皠e提啦。就剩下這兩副老骨頭了!”

        原來,這老大爺姓沈,瑤族人,六十多歲了。年輕的時候,曾在地主家里當奴隸。因為受不了折磨,逃進深山,風餐露宿,??坎伤?、打獵為生,受盡了反動派和地主豪紳的壓迫剝削。四個孩子,有個被抓壯丁,有個被地主搶走,還有兩個都被凍餓死了。剩下老兩口,生活極為困苦。時下已是寒冬,他們還只穿著一件破爛的單衣。

        見此情景,朱總司令和剛從外面進來的警衛員,忙從自己身上脫下里衣,送給老人。沈大爺接過還有暖氣的衣服,緊緊地抱在懷里,兩眶熱淚象斷了線的珠子直往下掉,感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。朱總司令接著又耐心地向他們宣講了黨的政策、主張,紅軍的宗旨、紀律。兩位老人仔細地聽著,不住地點頭。

        這時沈大爺誠懇地問朱總司令道:“你們有什么困難嗎?我們能幫助你們做點什么事么?”

        朱總司令告訴他們:最近,我們日夜行軍打仗,有的同志幾夜沒睡覺,幾天沒吃飯了,特別是許多傷病員已經支持不住了……

        兩位老人沒等朱總司令說完,就喊起來:“??!那怎么行呀!”沈大娘說:“我家還有幾升包谷籽?!彼龔牟窕鸲牙锓鲆粋€瓦壇子來,揭開蓋子給朱總司令看:“我本來是留著做種子的,你就拿去給同志們接接腸子吧!”說完,端起壇子就要朝筲箕里倒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忙站起來制止:老人家,謝謝你的好意。這種子不能吃,我們要去打土豪地主的糧倉。接著,就問起當地土豪地主的情況。

        提到土豪地主,沈大爺不禁怒火滿腔。他告訴朱總司令:山下河口邊有個著名的大地主,叫沈萬財。他的田土山林跨過西延。龍勝、城步三個縣,每年收租谷幾千擔,收山租等項銀洋幾萬塊。只可惜在半個月以前,沈萬財就叫他的奴隸、家丁佃戶,不分日夜礱谷辦米,起碼辦出幾百擔白米運走了。據說,沒碾完的谷子,都堆到門前的曬坪里燒了。

        燒了?朱總司令想,哪個財主不愛財如命?為了幾斤租谷,他們可以逼人致死,真會舍得把到手的谷子燒掉嗎?他覺得有必要到沈萬財家里去看一下,便問沈大爺:沈萬財還在家嗎?

        沈大爺氣憤地說:“聽說他原先打算抵抗紅軍,把沈府里的兩座炮樓都加固了。后來他聽說紅軍打仗很厲害,連正規軍都抵擋不住,就慌忙帶著家丁、奴婢,還強迫最近為他做過事的佃戶們全部逃走了?!?/p>

        “知道他逃到哪里嗎?”

        沈大爺搖搖頭說:“不清楚。據說是前天晚上逃走的?!?/p>

        朱總司令點了點頭說,“沈大爺,請你帶我們到他家里去看看,可以嗎?”

        沈大爺滿口應承:“行。就走吧!”

        沈大娘自告奮地說,“老頭子,你帶同志們去沈府,我就到山上把窮苦兄弟都喊回來?!?/p>

        沈大爺高興地應答著,把柴門一掛,分頭出發了。

        一路上,沈大爺邊走邊喊,叫鄉親們回家去,同紅軍一起打土豪劣紳。

        大約走了一個鐘頭,就到了山腳河邊。過了一座木橋,只見河岸邊的水碾房里,石碾盤、碾槽,水碓全被搗毀。轉過碾房,便到了沈府的曬坪。沈大爺指著那大堆谷灰惋惜地說:“你們看,沒運走的谷子都被燒掉了,唉!”大家都說,這個地主太惡毒了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聽著大家的議論,圍著灰堆走了一圈。他笑了笑,招呼大家仔細察看。原來灰堆周圍殘存著一圈沒有燒完的都是秕谷;沒有化成灰燼的黑殼,不是谷粒,而是谷殼。這樣,真象大白了。谷米并沒有燒掉。那么谷米到哪里去了呢?

        大家走到沈府門口,只見黑漆門上掛著一把大鐵鎖,用力一推,竟紋絲不動。沈大爺告訴大家,前門和側門,比城門還要堅固,都有三層,外面是鐵板門,中間是五寸厚楸木板門,里面是碗口粗的楸木柵欄門,每層除有門柵外,還有大門杠, 一經關上,斧劈不開,雷轟不動。而靠山的后門,只有鐵板門,柵欄門兩層,比較容易打開。于是,大家繞著圍墻向后門走去。這沈府圍墻,墻腳砌有一丈多高青色條石,上面是一丈多高老式青磚墻垛,每個垛子上都開有炮眼。他們到了后門,一看,也落了大鎖,用石頭一砸,沒有聽到門杠的碰擊聲。大家分析,里面沒有上門閂門杠,土豪定是從后門逃跑的。

        沈大爺從附近的老鄉家里,借來一把大柴斧,砸爛了鐵鎖,把鐵門打開了。

        走進沈府,只見幾座高樓,四橫九直,樓上樓下和四周, 都有走馬樓連接溝通,大小房子一百來間,全部關門落鎖??墒侨齻€大倉庫的木板門卻都虛掩著,警衛員們打開倉門一看里面空空的,谷米顆粒不存。右側的炮樓是城堡式閣樓,好象魔鬼的宮殿,炮樓腳下是青條石砌成的水牢,里面陰森森的,一室腥臭的污水。左側的炮樓是圓型堡壘式的,活象一條騰空而起的粗大的眼鏡蛇,炮樓腳下橫七豎八地堆積著條石、杉木筒、麻石、泥土等,起碼有幾百個土石方,把通向炮樓和地下室的門全都堵死了,不費九牛二虎之力是難以移動的。

        沈大爺說,“這地下還有條暗道通向后山巖洞,遇到緊急情況時,沈萬財就從暗道里出去?!本l員們聽了就議論開了,這么多土石、木頭堆積在這里,是不是敵人企圖堵死暗道,防止有人從后山巖洞鉆進沈府里來呢?

        總司令卻說:“此地無銀三百兩,這是敵人自作聰明,依我看,秘密就在這炮樓底下,暗道里不是藏著金銀財寶、槍枝彈藥,就是藏著糧食?!?/p>

        大家一分析,都覺得朱總司令說得有道理。

        朱總司令叫警衛員立即傳令供給部,組織力量,馬上動手挖開暗道。又請沈大爺趕快發動瑤、苗同胞,前來配合。

        頃刻之間,幾百人帶著抬杠、纜索、鋤頭、畚箕等工具,象潮水一樣涌進沈府。

        人多地窄,不便動工,朱總司令又命令炸掉了炮樓和圍墻,這樣,里里外外暢通無阻。紅軍指戰員和鄉親們都投入了戰斗,挖的挖,挑的挑,抬的抬,不到半個鐘頭,天井,水牢,全被殘磚、斷石、碎土、瓦礫填滿;墻外的田野,也堆成了一座小山。接著幾十把鋤頭沿著地道口使勁地往下挖,挖下去四尺左右后,發現了一層稻草,翻開稻草,下面又鋪著兩層木板,掀開木板,底下還墊著三層竹席。揭開竹席,??!果然發現白銀似的大米,散發出撲鼻的芳香!

        頓時沈府內外,人聲鼎沸,瑤寨苗鄉一片歡騰。人們挑來籮筐,拿來背簍,帶來筲箕,在紅軍的指揮下,排成幾行隊伍,動作敏捷地把米從地窖里運出來,直到黃昏,才全部運完,共計五百多擔。這些米除一部分留給紅軍作軍糧外,瑤、苗兄弟各戶都分得白米一籮。六十多歲的沈大娘,雙手捧著香噴噴的白米,兩眼含著熱淚,卻又笑得合不攏嘴。

        接著,紅軍和群眾打開了沈府的每間房子,沒收了沈萬財的財產。除銀元留作軍餉外,其它的都分給了貧苦農民。

        瑤、苗同胞十分感激紅軍,都熱情地邀請紅軍住到自己家里,并精心地看護傷病員,送藥送水,有的還獻出了祖傳秘方。在瑤、苗兄弟的關懷下,傷病員的身體都迅速康復了。

        那時,方圓幾十里瑤寨苗鄉,真是熱鬧極了。入夜,不論是鼓樓上,歌墟里,還是陽臺曬樓,寨坪村口,處處燃起篝火,奏起蘆笙,吹起木葉,放起鞭炮,敲鑼打鼓,擂臺對歌。人們跳著歡樂的民族舞,唱著激越的新山歌,慶祝紅軍的勝利,感謝救星共產黨。

        原載《紅軍長征在湖南(故事集)》(尹建德)

        來源:城步融媒體中心

        作者:尹建德

        編輯:伍玉桃

        本文為城步新聞網原創文章,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。

  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notechie.com/content/2021/07/07/9632385.html

        閱讀下一篇

       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城步新聞網首頁
        皇上在御花园入太子妃
      3.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
      4. <source id="692lm"></source>
        1. <rt id="692lm"></rt>

          <u id="692lm"></u>
          <rt id="692lm"></rt>

         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692lm"></cite>
          <tt id="692lm"><address id="692lm"></address></tt>
          1. <b id="692lm"></b>